一叶定樱:

嗯嗯(⋈◍>◡<◍)。✧♡我的车以后也都是差不多往这个AO3里扔,希望不要再被挂掉了,谢谢大家的喜欢!


公子白澒:



占tag抱歉,虽然LOFTER封号事件已经被官方辟谣了诶,不过还是想跟大家说一下plan b....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215731
↑我和 @笑三聲 共同的ao3备份号,现在里面还不是有很多东西,以后陆陆续续会把所有all咕哒文备份到那边去,以及有车也会全部放到那边去(至少我的会)
另外 @一叶定樱 是笑三的小号大家应该都知道吧,这人喜...

【挂抄袭】起点文《走进修仙》大篇幅复制黏贴抄袭我本人的科普及同人武侠作品(内有调色盘)

一只叫虹蟒的小鹿龙:

希望不要再有人跟我提《走进修仙》这个垃圾抄袭小说,不仅抄我朋友的,还抄了很多其他科普书(如《量子力学史话》),而且是直接照搬的抄,很多里面如牛逼的科学知识都是作者搬别的科普文的,别人辛辛苦苦看了那么多文献资料费尽脑汁并融入很多自己想法编写出来的科普文,别人出于真爱想安利自己喜欢的科学家,中文外文文献资料不知道看了多少,花了多少心思和精力在里面,这作者直接复制粘贴就能装逼成理科大神,很牛啊。


还有作者脑残粉居然说这些贴出来的章节是闲话,不收费所以不算抄,很好啊,不挣钱的抄袭就不是抄袭了?为什么不表明原作者?而且谁知道正文里是不是还抄了更多的科普类文章,我的...

巫女狐的夏日万圣节

端丽的caster站在御主床前,眼睛笑成两弯月牙,"那么,master的想法是?"她笑得太好看了,华丽的金色发饰垂下,于夜风中轻轻晃在两颊,一对耳朵以极微小的幅度抖动。

"caster……"
"我在。"她甜美的声音立刻响起,快得像某种敏捷的兽。
"不,没什么……"藤丸立香捂住隐隐发痛的额头,继续和巫女狐赏玩美丽的月色。他觉得有哪里不对,但是……既然caster都那么说了,达芬奇亲应该不会怪他大晚上跑出来吧——等等,谁?
"达芬奇……亲?"他下意识念出这个陌生的称呼。
好奇怪的称呼。
"master...

阿特拉斯学院制服是好文明

咕哒君这套简直……眼镜,领带,袖口,泡泡袖处的疑似带子的东西……每个地方放让我想prpr到他骨折!还有衣服设计凸显的腰,那腰肢!!啊啊啊啊啊啊!!!!开车很多,眼镜污染play!

师匠赛高

师匠的死灵特攻真好用……

可能连驾照也会被销了

不老歌,还有简书……一个个都……多年前为和谐bl肉而叫好的人可能想不到,哪天连驾照也会被销了吧……然后下一步,就是自诩为只吃清水的人

恍如朝露

看到最近首页的活跃,有点意外时间过去了那么久。想起了入坑时的激情。

【全职同人】换衣间的事(周江|生贺)

给双子座RA迟来的生贺。

以后也继续在轮回保安追杀下快乐地奔跑吧XD点这里

[全职同人]恋爱咨询(李轩X乔一帆)

短打。

冷西皮注意。

      李轩没想到和乔一帆会说到感情问题。准确的说,是在他们一前一后登山看日出的时候,乔一帆给他说了自己失恋的事情。寂静的凌晨,少年说话的声音好像都被朝阳浸染了一丝暖意。
       对方是乔一帆进训练营之前认识的。女孩是邻班的,在幼稚淘气惹人嫌的初中男生里,白净温和的乔一帆让她格外在意,谁料还没告白这男孩就跑去当职业选手了,因此两人的正式交往是从第十赛季。
      乔一帆不擅长安慰人,或者说他更偏向在行...

狐言乱语(叶喻)


两人都是狐狸(……)

“狐至百岁则礼北斗,变为男妇”——
周一,或者是周五,反正随便某一天的晚上,下夜班的叶修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一只毛发乌黑的狐狸蹲在路灯上,前肢像人一样对着天空拜了三拜(是的,他还冷静地停下脚步,还数着这只狐狸拜了多少次)。
“第一次行仪式,不太熟练,见笑了。”那只狐狸拜完后转过来发出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叶修听到他声音,又看着他亮丽的外形,心想他化为人形一定是极好看的。
他当自己加班疲惫出现幻觉了,愈发冷静淡定,还有心情问:“那兄台你拜的是哪路神仙?”
狐狸温声解释给他听:“是北斗。”
叶修看着乌沉沉的夜空,啧了声:“这污染那么严重,你拜了效果会不会削弱啊?”
“不会啊,北斗听到了我的诚...

日常(周江|短打)

日常

  周泽楷X江波涛

未来设定下的学生(是的,未来一样要考试)。

  三次元苦逼,写个短打提神。


  江波涛,年十八,正值最灿烂美好的年纪,做着最高端的题库。


  啧,其实就是个高三doge而已。


  江波涛停笔,看了眼旁边的孙翔(十七岁的雨季少年,跳级生),对方正目不转睛盯着机器屏幕,刷刷刷写着数学式子,空的手拿了瓶桌上的饮料直接送到嘴里,使劲一扯咬掉瓶盖,整个动作行云流水,可见不是第一次了。

江波涛的对面,也就是孙翔的左侧,周泽楷...

少年与书妖(周江)

  周泽楷X江波涛

  架空背景

  周泽楷有个秘密。他发现图书馆的学弟江波涛在……吃书。如字面意思,就是吃书。


  那位学弟在专门为师生服务的咨询室里,穿着棕色的短风衣,背对着他,坐在彩色玻璃窗旁的沙发上吃书。他吃的书有新进的报纸,也有过期的杂志,种类多样,吃完了还喝了杯咖啡,一脸餍足,像只懒洋洋的小狐狸。


  因为画面太过诡异,本来只是来找管理员开门,寻回落在图书馆的练习画册的他就这样当场愣住。江波涛吃完了,看到他,很自然地对他说:“下...

给师弟的礼物 (龙与精灵的旅程小番外)

发生在正文之前的一个小故事。

喻文州闭上眼睛。

 侍女小心退下,出去的时候吩咐人不要送宵夜过来,因为城主已经休息了。 熬夜处理公务的事情极少出现在这位蓝雨城主身上。他注重效率,因此蓝雨上下也没有那种以熬夜为荣的奇怪氛围。 

但是今天到底有点不同。

 蓝雨的林枫踩着月色回来时,在宿舍门口看到一个熟悉的小家伙。 

“罗莎,是城主让你来的?”林枫蹲下身揉揉小火鸟的脑袋。 

火鸟啄了啄他的手掌,摆摆尾巴,然后张开尖尖的喙,一团幽暗的红焰飞出,接着一个深蓝衣袍的男子出现了,正是“已经入睡”的喻文州。 

“辛苦了。”喻文州...

【全职】流萤静默(长河落日X一寸灰)

看霸图兴欣地图拆迁大赛(?)后产生的脑洞,不喜勿入。

有些许肉渣注意。

夜色已深,一寸灰开着暗阵,暗阵里同行的长河随意将手一挥便冒出无数流萤

“夏天到了,在野外到处都能看到它们。”长河说,然后继续和这个世敌家的徒弟一起走。他似乎完全信任一寸灰的人品,走在靠前的左侧,护卫着所有能攻击到一寸灰的角度——完全是下意识的动作,这让一寸灰猜测他应该没少做类似的事情。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霸图的人都知道,冲在前的是大漠孤烟,护卫霸图的是身后的石不转,而石不转身边常年是长河落日守护。

一寸灰在想这些,长河落日也在心里暗自打量他。一寸灰的肩膀上覆着的鬼脸面具光泽暗淡,劲瘦的腰间挂着一串小小的琉璃瓶子,在...

【叶黄ONLY】龙与精灵的旅程(5)

 时光龙叶修X精灵少天

前文:

01.http://siluojing.lofter.com/post/1d0399ef_6e13ee8

02.http://siluojing.lofter.com/post/1d0399ef_6fb825d...

03.http://siluojing.lofter.com/post/1d0399ef_719188f

04.http://siluojing.lofter.com/post/1d0399ef_7e64094

  后来黄少天回忆的时候一度怀疑自己那天被叶修肩膀上的金翅猫迷了眼。他怎么就答应了叶修的邀请,一...

新年快乐

对全职的狂热已经有点淡,但是重听my friend的时候意外又找回了点感觉,隐约明白了接下来如何搭配这场难得的热情。

后来我想,热情什么的我不用太在意,这主要和产出相关,而很多时候我都是个读者(一般饿急了才会写东西),秉着让作者知道TA写的文有人看有人喜欢的原则,一直积极留言。当然不喜欢被打扰的作者我一般就点推。

新年快乐,祝福大家都有粮吃。

三观碎裂是最好的冷静药

……。至于能不能重组就不知道了。

【全职同人】铃儿响叮当(莫橙|圣诞贺)

      莫凡X苏沐橙

     有少量叶方注意

 

     兴欣在第十赛季夺冠以后发展渐入正轨,其中也包括了对选手商业价值的发掘。角色和操作者性别相符不说,两个操作者还是难得一见的大美女,这简直让联盟感动无比;就连安文逸的小手冰凉也没被落下,尽管性别不符,但是据说小手冰凉在宅男群体中颇受欢迎(安文逸心情复杂),也因此被纳入各类相关的商业企划。最让人想不到的是,长相普通的莫凡竟然很受女粉欢迎,据说其冷酷的气质很对一部...

【全职同人】不空(叶黄|古风幻想设定)

秋雨凄凄,长安道上的一家客栈里油灯昏黄。

店小二无精打采地听着寥寥几个小孩子围着一个青年问东问西,心想怎么还不讲完。

青年一身深蓝的侠客打扮,看上去年未弱冠,不过他要客房的时候自称去年已经满了二十。

过了二十还这么唠叨啰嗦……店小二一开始和那些小童一样,兴致勃勃地听这个似乎走南闯北的江湖少侠讲那些趣闻轶事,然而不到半个时辰青年已把话扯得像从长安到东海那么远,而且始终没出现“美人”“金银”之类的事物,几个大人听了会儿便觉无聊,也就那几个小小孩童觉得有意思,甚至有一个女童还悄声附在青年耳畔问“轮回门的掌门和潘安到底哪个才是第一美男子”。

“哟,这位……道长,是住店哪?”店小二眼皮快黏上的时...

剑圣不足

想看少天剑指来敌,然后说:“闭嘴!”

没人看得出那个自称为了看热闹而来搭伙的青年剑客到底多少岁,不过自从他来之后,整个商队的氛围活跃了许多。剑客眼睛明亮,举止利落,就像整个西域里最常见的中原青年。他裹着破破烂烂的披风,骑马走在车队前方。车队上的琉国少女温柔一笑,拨动琉特琴,奏起传统的故乡之曲。青年听了会儿,弹剑哼唱应和着她的拍子,显然对这曲子极为熟悉。

然而为了这个场景,我得为此写个新文吗……

关于蓝雨的一个讨论

ME:都说和尚庙,但是方丈和主持的区别到底是?

友:寺庙群的是方丈,单个的是主持。

ME:那蓝雨的应该是方丈,公会各个会长就是主持了。蓝河是第十分会的……主持?


久远之叶(精灵少天的家事)

写龙与精灵的副产品,不定时更新掉落小段子。

好喜欢精灵设定的少天。

如标题所言,是正文里不会详细说的精灵少天的家事,会涉及到上一代和少天的童年回忆,蓝雨众人里有锋哥小卢郑轩宋晓设定为同族,其他几位在正文出现,他们的名字都是遵从人类社会的标准取的。
可能会有叶黄掉落。

01.
黄少天又做梦了。他梦到了很久以前的事:精灵幼年时枕在母亲的臂膀上入睡,脖子处垂绕着几缕长长的金色发丝。树叶筛下的光点落在他们身上。半神打猎归来看到这画一样的场景,笑了笑放轻脚步,背上的弓还挂着穿林时弄上去的绿叶。
为什么后来他怎么也找不到那把弓?黄少天不止一次想过,他甚至和同族的于锋把最偏僻的远古观星台都翻遍了依然一无所获...

永恒生命里的插曲(龙与精灵的旅程小番外)

时间是叶修还没有转生的时候。


时光龙的宝库里,摘下羽毛帽子挂在金色的架子上,黄少天手拿一本刚在人类那里买来的莎草纸书。

“老叶我跟你读一读啊。”他一点都不在意叶修有没有回答,开始念这本人类社会近来大受欢迎的书。


“精灵难以理解,固执聪慧,灵动高傲。”

这评价同样可以送给时光龙。虽然大部分人都承认,时光龙如叶修,精灵如黄少天,都挺颠覆其他人对时光龙和精灵的固有印象。


“永恒代表无尽的时间,也代表——,咳咳……”黄少天念着本书的作者——一个人类智者对时光龙等长生种的评价,差点咬到舌头。

“也代表,懒惰。”黄少天接着念完,忍不住往现出龙形倒在金山银山里大睡的时光龙那里看去。龙...

【策藏】湖海刀剑眠01.

私设满满,时间点设定在安史之乱之后的中唐时期。

天杀营的天策和可能有点非主流风格的藏剑

洛阳城郊,一个身着道袍的小少年站在树上冲着远处道上迎面而来的骑马少年哈哈笑道:“好你个邹十三郎,竟然真追过来了!诶诶,你好像撑不住了?那快掉下马啊!掉、掉、掉……嘿,怎么还没掉!”

 

被他戏弄的少年一身藏剑山庄弟子的打扮,此时却也顾不得他在那里胡说,只能强忍住恶心,迅速下马,然后扶着道旁的一棵树大口吐了起来。

 

“傅征!”邹十三郎邹冽吐完后咬牙切齿地低吼了声,连随身带的绢帕都不拿出来擦,直接就用手背抹了把嘴角的水迹,随即运起轻功提剑往道袍少年的那里杀去。

 ...

其实已经到了几天,最近忙,有机会了写写感想吧。

终于可以仔细看看封面两只萌萌的小企鹅🐧了。

比想象的厚,有点像甘蔗方糖,光看就甜到心坎儿上了。看了一两篇觉得错了,分明是甜到心底了!真乃鹅粉过冬好粮,这个冬天真是温暖。

文画都好吃,排列得也很赞,行云流水一口气差点看完,只是为了过冬,不得不忍痛先存着,一下子看完就不好啦。(抖)

PS.颈枕好评,我恰好需要(鹅粉痛哭流涕表示,真的感谢鹅)!

【杂谈】百花战队不科学的前七个赛季

     整体上百花战队存在感并不高,但是百花战队在原文是盖章的豪门——也就是说,从原作的定位和三亚的战绩来说,百花是当之无愧的强大。然而纵观全职的正文,百花呈现出的实力却和这个定位颇有差距,并且也造成百花以下两个地方让人难以理解:

    1、王杰希是第三赛季的选手,他都在给自己培养继承人了,从时间上看,培养高英杰应该也是第八赛季之前开始的。而张佳乐,他可是第二赛季的选手。就算张佳乐自己没想到,俱乐部怎么也不操心这事?

    2、 从第十赛季的队伍组成看,里面的老资历...

生日快乐,小周🐧

一开没想到会那么喜欢你。生日快乐,小周。

生日快乐,方锐大大❤

方锐大大是天蝎座的方锐大大!

其实一开始我是蛮疑惑兴欣后来成员组成,后来被视频剧透知道有位“猥琐流大师”会在之后加入。当时被视频里那句“女士优先”苏得整个人都充满期待——这也导致,我在很久以后才意识到,其实这个猥琐流大师,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男生,换成一般人的人生道路,他也只是大学生的年纪。

意识到这点后,感觉他真是不可思议,兴欣F3的相声和曲折的经历,老是让我忘记他是第五赛季出道的中生代,而不是一二届的老妖怪(莫打,莫打,这是赞美),想必这和经历带来的沧桑感有关。和小宋对决时,他为察觉到小宋针对他那不是特别有用的小技巧做过练习而开心——真是个细腻的,感性的人(仿佛GET到了追求他的一个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