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副中心】王冠与金箍

QUQ好温暖

黄初:

江波涛生贺,出场人物有江波涛、许斌、于锋、吕泊远、孙翔、周泽楷,CP是周江,其他的都是友情。出自原文的梗在末尾处标出。


 


第十一赛季,11月11日。


晚上的练习结束之后,周泽楷帮着江波涛将一整天收到的礼物往宿舍搬,轮回副队在选手中的人缘太好,一到生日,天南地北的礼物便朝他投喂了过来。


回到宿舍,江波涛开始一件一件拆包裹,周泽楷坐在他的床沿上发呆。他也准备了礼物送的,但作为恋人,他想让自己的礼物压轴出场。


不过,想当最后的惊喜就得等。


周泽楷看着江波涛身边拆开的包裹越来越多,有兴欣猥琐三人组题字“别再撩拨哥/去撩拨我们五期之花/娃娃,生日快乐”的整盒全款式套套,也有王杰希写着“和我挤一起好玩么?沙发给你坐”的懒人沙发,还有黄少天和喻文州寄来的一大叠广州美食双人餐劵,可等待他拆的包裹似乎依旧不见减少,并且他还越拆动作越慢,拿出每个礼物都会看上老半天。


就像,每个礼物都有一段故事似的。


1


微草的许斌用顺丰邮来了一个薄薄的文件,江波涛撕开一看就激动得叫了起来——


那是一张来年春节期间西班牙国家德比的门票,皇马主场伯纳乌1级看台。


同为六期选手,江波涛与许斌由于共同的爱好很快在小群里聊得火热。然而,同是西甲球迷的他们却各为皇马、巴萨铁粉。每赛季两次德比前后,两人都会在群里成为不共戴天的敌人,那各自为战的架势,比起轮回和微草/301决一死战都不遑多让。


同期的小群比职业选手大群少了很多拘束,气氛活跃得多,尤其是第六第七赛季那会儿,江波涛和许斌看球赛时老爱在群里互喷刷屏,一人刚说“巴萨必胜”,一人绝对会跟“干死巴萨”,一人来句攒人品的“皇马是冠军”,一人一定会补刀“巴萨宇宙冠军”。他俩每次一闹起来,其他人基本就没办法好好聊天了,于是吕泊远等人常常跟着站个队,掐掐架无伤大雅,还能缓解日常压力。很快,六期群就给搞成了以喷死对方阵营为乐的欢乐小团体,就连不看西甲的柳非也会吼上一句“拉玛西亚影视学院万岁”。


不过有一次,不怎么看欧洲足球,却对中超颇感兴趣的于锋在满屏的皇马巴萨中扔了一句“国安傻逼”,群顿时就安静了……


江波涛捏着向往已久的主场门票,刚成为职业选手那一两年的光景一幕幕重现。他和许斌因为足球吵得再厉害都是很好的朋友,有次他心爱的皇马被巴萨敲了个5比0,第二周遇上轮回客场对阵301,许斌面子上对他一阵耀武扬威后还拉着他满天津找好吃的;有次皇马复仇3比1拿下巴萨恰逢许斌生日,他作死送了个写了比分的蛋糕,结果当天许斌就坐飞机来上海糊了他一脸。第十赛季时,他和许斌在全明星赛间隙聊欧洲足球,两人本来决定退役后一起去西班牙看国家德比,可聊到细节才发现根本不可能一起去看——许斌一定要去巴萨主场诺坎普,他一定得去皇马主场伯纳乌。没想到,他去伯纳乌的机会这么快就到来了:这个赛季,皇马主场的国家德比刚好在没有比赛的春节假期,他忙得没有注意到时间,许斌却早早地为他计划好了。


“现场看皇马虐巴萨,老许你太懂我了,哈哈。”将门票小心地收了起来,江波涛打开微信发语音,未等对方回话,他又补充了一句:“谢啦兄弟,回来给你带影视学院特产。”


2


百花队长于锋送来的是一套刚出的《鬼泣》系列珍藏版,江波涛拿出来就笑得靠在了周泽楷腿上。第六赛季结束后的夏休期,他间接因为这款游戏,在广州的街头睡了大半夜。


当时,《鬼泣》系列在单机玩家中非常风靡,没有预定根本买不到新出的3。江波涛忘了预定,真到了假期发售的时候,他只能干巴巴地看着网上高级玩家的试玩体验、通关攻略,越看心里就越痒,痒到开群想找许斌惯例性地吐槽巴萨时,却意外看到于锋丢了张《鬼泣3》到货图,附:碟子到了,美好假期开始了!


江波涛与于锋的关系也是很好的,两人虽时常说话不在一个频道上,玩的单机游戏倒十分相似。见于锋有碟,他二话不说就买了机票往广州飞,于锋得知有队友了也是高兴得丢了手柄就去接他。当天下午,两人就挤在于锋一个人住的家里玩得不知天之将黑、腹之将饿。


而当他们通了四分之一的关时,江波涛终于在黑得只剩电视机光的屋子里意识到,哎呦肚子饿得站不起来了。


于锋看了看时间,快12点了,小区附近正儿八经的饭馆早关门了,这会儿出去觅食能找到的只有路边的啤酒烤串大排档。


江波涛心想大排档也还好,彼时他们不过是18岁多的少年,他一个外地人自无所谓,于锋虽已是冠军队成员与赛季最佳新人,名声也没大到在广州家喻户晓,两人深夜里出门吃大排档,被认出来的几率小之又小。


不过,没被人认出来并不意味着他们就不会遇上囧事,两人大概是肉点得太多了,年轻的老板乐呵呵地给他们送了一瓶啤酒。想着离新赛季开始还早,自己又还没为于锋的一鸣惊人庆祝一番,江波涛便主动开了啤酒,为两人各倒一杯。


半杯倒对一杯倒,说的就是他和于锋。


江波涛醉得虽厉害,可还模模糊糊地记得浑身酒气的于锋将他架起来,两人晃晃悠悠往家走,走到一半都走不动了,于锋就将他放在地上躺着,自己坐在一旁。夏夜的小路地面凉悠悠的,干爽的风吹过也很舒服。他眼睛有些睁不开,可于锋絮絮叨叨的声音让他觉得很安全。


于锋在念叨些什么呢,他记得好像是要成为蓝雨的核心啦,要成为联盟最强的攻坚手啦,要超越落花狼藉啦,要让锋芒彗剑封神啦。而后他也开始自言自语,说的也尽是平时说不出的豪言壮语,什么要建立轮回王朝啦,要成为全明星第一啦,要成为剑系第一啦。


在说到以剑系第一时,两人都愣了愣,接着又相互嘲笑“你不可能嘛,我才是第一叻”,嘲完了又各说各家,虽话题凑不到一块儿去,“聊”得却十分尽兴,大有谈古论今、天下在手的少年英雄豪迈感。


至于最后是怎么睡着的,第二天清晨又是怎么被扫地大爷叫醒的,江波涛就没时间再回忆一遍了,心急的枪王将新的包裹塞到他手上,努了努嘴叫他别笑了,动作快点儿。


3


既是六期同伴,又是轮回队友,吕泊远可算是最熟悉江波涛的人之一。他送给江波涛的礼物,是一个看似女孩子才喜欢的录音娃娃。而这个录音娃娃也并不普通,它是云山乱的Q版,里面的录音设备想必是他自己安装上去的。


江波涛有些失神,他知道吕泊远送他这个录音娃娃的意义。


第十赛季总决赛第三场,轮回输给兴欣,作为战队副队长,他以近乎惨烈的姿态倒在擂台赛与团队赛。赛后,他神色如常地参加了记者招待会,并对冠军表示祝贺,甚至还在休息室里安慰被打懵了的孙翔。然而,当一切热闹过去,当他一个人静下来时,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却全部翻涌了出来:战术失算、操作失误、被新人虐、最后关头遭割喉……


万金油、补锅匠,放在哪儿都行说白了就是不放在哪儿也行;


没有风格、最被看轻的选手,被看轻还不是因为不够强,有人会看轻喻文州吗;


四大战术大师之外最会运用战术的人,说白了不就是比不上真的战术大师吗;


当你得意洋洋时他就会站出来,那你不得意时我就等着被揍趴是吧;


所以说,到头来什么“第一魔剑”,什么“最懂周泽楷的人”,其实我就是缺了周泽楷屁都不是,也没本事成为剑系第一的人。


能力不济的人。


面对突如其来的失败,难过会让人失去真实的判断,变得茫然而消极,消极地否定自己,消极地打击自己,消极地将自己放入尘埃。


于是,在一场大战中连遭打击之后,饶是江波涛也扛不住了,而一旦情绪被打开,那些连绵不绝的自我否定甚至让他觉得自己在战队中的存在简直就是个笑话。


他不过才22岁,在某种意义上他从18岁起就扛起了整个轮回,他也会累,当绿叶久了会累,压力过大会累,连笑久了,也是会累人的啊。


普通人在22岁的年纪里,有的因为找不到工作而缩在家里不愿面对社会,有的因为被老板骂了一顿愤而辞职。而他呢?他心理素质的确很好,好到看似对外界的所有评论、场上的众多风云变幻都波澜不惊。可他到底不是圣人,到底不是活在乌托邦,他能尽可能快地调节自己,可要真的充耳不闻,他做不到。


那天,同样失魂落魄的吕泊远在战队顶楼角落里捡到的,就是这样一个消极到了极点的江波涛。


唐柔的一挑三自他开始,连续两场总决赛状态不佳拖战队后腿,要说失败的责任,吕泊远倒不比江波涛小。可那时,他本能地觉得,更需要安慰与陪伴的是江波涛——


轮回的副队长,4年半以来微笑着在队里修修补补、粘粘缝缝,可谁又注意到,被自己的负面情绪敲打得破破烂烂的“hello江”也有需要粘合剂的一天呢。


吕泊远在江波涛身边坐下,自言自语说了很多话,从初入联盟说到第一次夺冠,又说到刚刚失去的冠军。他的情绪也不好,说得断断续续没有条理,可他知道,江波涛能听懂。


怎么会听不懂呢,那些都是他们一同经历的岁月啊。


“记得你还没来轮回那会儿吗,我日子可难熬了。训练时比赛时完全搞不懂队长要干嘛,训练时还好,比赛时简直就跟上战场一样。他让我往东边去,我哪儿知道啊,跟着其他队友往南边跑,我觉得他当时就想一枪崩了猪队友。”


“那时我压力特大,又不敢和队里的前辈说,每天就看你和许斌掐架时开心点,我也喜欢皇马嘛,当时就觉得如果你来我们队就好了。”


“后来你还真的了,明华兄的眼光真是毒。哎你不知道你才来的时候,我们几个有多高兴,特别是我。你来了,什么问题都解决了,队长好像也不凶了,哈哈,其实他本来就不凶,对你特别不凶。”


“第一次夺冠的时候,我跑过来抱了你,我是真的高兴。我俩都是六期的,还同在一个队,这多不容易啊。那时我觉得,和你在一起,和队长在一起,还有吴启杜明明华兄他们都在,我们说不定能建立个轮回王朝呢。”


“其实我们差不多就建立了,哎。”


“你难受,我懂。你说团队赛我不上的时候,我气自己状态不好,气自己最后关头不能为战队出力。可是退一万步来说,我比你幸运,起码在状态不好的时候,我能够被换下,换状态更好的队员上。”


“你今天状态也不好,你瞒得了其他人瞒不了我。但是你状态再不好,你还是得上。我们队,没了你,不行。”


“喂,别逞强了,兄弟。”


“我知道你不会说,你一直都这样,你看我说了这么多,你一个反应都不给。小江,你是聪明人,消沉一会儿准好。”


“你消沉的这会儿,我就陪你一起吧。”


“以后得给你找个小玩意儿,你有什么不高兴的就给它说,当然最好是给我说。有啥不好意思啊,我们都是六期的,队里谁比我俩更亲了?六期里谁比我俩更亲了?”


“好吧,你肯定要说队长。你俩那是另一种关系,但你是我兄弟,永远都是我兄弟。”


“小江?”见江波涛捧着Q版云山乱发了好久的神,周泽楷伸出食指戳了戳他后颈窝。


“哈哈,咱轮回的柔道选手心灵手巧啊。”江波涛回过神,笑盈盈地将录音娃娃又放回盒子里。他想,他未来也许是用不着这个小娃娃的。吕泊远说得对,他们是兄弟,兄弟之间没什么不好说的。


4


最后一个礼物,是孙翔送的表,亮晶晶、银闪闪,骚包的风格和他本人如出一辙。


孙翔为啥要送一块表,江波涛心里大概清楚,他是要告诉他,一叶之秋会陪着无浪战斗到退役的那一天。


第十赛季孙翔刚来轮回时,虽然很快与整个团队融合到了一起,他能理解战队的思路,也能在团队战中与队友打出绝妙的配合,但江波涛注意到,他与战队其他人之间似乎总有一点不太协调的东西。比如大家一起开玩笑时,他get笑点会慢半拍,比如队员一起吃饭时,别人夹他的菜他会有零点几秒的迟疑。都是不那么明显的小细节,江波涛渐渐明白,get笑点慢不是他反应慢,是他并不觉得好笑,但仍在努力想和大家玩在一起,被夹菜时的迟疑不是他太小气,是他心眼儿里觉得彼此之间仍有距离,可他亦尽力忽视那些距离。


孙翔与轮回的距离到底是什么,其他人不理解,可江波涛理解——


一个半路来到豪门的草根战队出身队员,与一群豪门出身队员之间,天生就有着差别。


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差别,更不会影响到孙翔的发挥,可江波涛看着他就会想到曾经的自己:出身于小战队贺武,半赛季之后转会轮回就被交与重任,周围全是轮回嫡系,还有周泽楷这种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王牌。要说心里没有任何不安,那是不可能的,好在他江波涛天生是一把协调的好手,轮回亦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他曾经有过的不安。


孙翔则不同,他也许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不安,又或者是成长了,思考过自己过去不成熟的处事方式,想要努力称为轮回的一员,想要在战场上找回自己的荣耀。


江波涛觉得,同是草根出身的自己也许能帮他。


第十赛季,孙翔生日之前,江波涛送了他一块龙猫手表,很卡通,成年人根本不好意思戴的那种。


孙翔摸着龙猫的肚子,眼睛亮亮的,看得出很高兴。他就喜欢这样的小东西,平时不好戴,可去南京找唐昊玩的时候能用这表逗他翻白眼。


“来轮回这么多年了,总觉得有些孤单。”江波涛看着孙翔对龙猫手表爱不释手,轻飘飘地来了句无病呻吟的话。


“啊?”孙翔抬起头,完全没懂江波涛的意思。


“直到你转来了。”没管孙翔的疑问,江波涛继续道。


“我?”孙翔看着江波涛,摸龙猫的动作停了下来。


那天,江波涛和孙翔聊了很久的心里话,他把自己塑造成与孙翔有着相同经历的人,目的就是要告诉他:出身草根是没法去改变的事实,可出身草根的又不是你一个人,只要我在,你就不会孤单。


“你肯定会比我先退役,队长退役后你就会跟他走了不是吗?”谈话的最后,孙翔的语气有点闷。


“如果小周退役时,我的状态还够格留在轮回,我就不会离开。”江波涛将龙猫手表戴在孙翔手上,不轻不重的语气就像一个约定。


“但是你总会比我先离开。”孙翔用手指戳龙猫,戳了一会儿又开心起来,“哎我吃亏一点好了,我可以一直陪着你,陪着你到退役,来自草根战队的小江!”


5


将所有礼物整理好之后,江波涛笑着望向周泽楷,他知道,枪王在一旁“哼哼”着等了那么久,一定是有东西要给他。


“两个。”周泽楷从床底拉出一个大纸箱,又从裤兜里摸出一个小盒子,他自己无名指上戴着一枚戒指,那个小盒子里装的什么不言自明。


“平时又不能戴。”江波涛走过去蹲在大纸箱边,任周泽楷握住他的手,将小盒子里的戒指戴上他的无名指。


“有他们。”周泽楷指了指大纸箱,那里面是他两个月前就开始准备的礼物。


“我看看。”江波涛将手探进纸箱,里面空间很大,可他在层层防震泡沫中抱出来的却是一个小小的塑料盒。


“枪与魔剑。”周泽楷看着江波涛取出塑料盒里的礼物,那是一对手办,战队第十一赛季新出的一枪穿云与无浪。


“小周……”江波涛捧着底座连在一起的两个小人,没想到他的恋人比他还要细心。


新赛季开始时,战队照例发行了新的角色手办,为了给双一组合造势,一枪穿云与一叶之秋的人偶能够以底座相连。在造型上,枪王与斗神更是面对面而站,枪王的荒火还直指斗神心脏。


大概是在新手办面世后不久,周泽楷就找了手办设计者,他要做一套独一无二的一枪穿云与无浪:他们的底座本来就连在一起,姿势上也是面对面而立,只是一枪穿云用荒火直指无浪心脏,而另一把碎霜则在无浪手上——爱情一枪穿心这种事,怎么能是单方面的呢?


“戒指放这里。”和江波涛一起蹲在地上,周泽楷将戒指摘下来戴在无浪白色的头发上,“像个王冠。”


“我也来。”江波涛轻轻靠在周泽楷肩上,笑着将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放在一枪穿云的帽子上,“像个金箍啊。”


“嗯,准小江念紧箍咒。”周泽楷低下头亲了亲江波涛,低沉的声音带着暖意,“生日快乐,小江。”


 


End


 


来自原文:


魏琛曾叫过江波涛“你这个娃娃呀”。


江波涛在第十赛季总决赛中“撩拨”过叶修。


在QQ群里,江波涛在“楼上”是王杰希;转发方锐微博时,江波涛又在王杰希后面。


第十赛季全明星,江波涛和许斌一起聊欧洲足球


江波涛和六期关系都不错。


在江波涛到轮回之前,队员领会不到周泽楷的意图。




评论
热度(1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