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期中心】不灭之华

岁月流逝,他们成了传说

黄初:

七期中心文,友情向,无CP,如果哪儿貌似有些暧昧,那都是年轻男孩子们的荤玩笑。


写给七期全员,祝我全职最爱的孙翔生日快乐。


出自原文的梗末尾处标出。




七期退役之后的首次全员聚会是在孙翔30岁的私人生日会上,上海的冬天有些阴冷,酒店的包间休息室里却温暖又热闹——离宴席开始还有两个多小时,大伙儿约好了似地提前赶到,聚在一起不容易,总不能就为吃顿饭吧。


30岁,当初联盟最有名的一代“熊孩子”如今已经成了新秀们只闻其名的远古大神,正值当打之年的战法、流氓、弹药、治疗、剑客们则会津津乐道他们封神的事迹。在后来者眼中,他们可不“熊”,他们是强大又可靠的前辈。


然而相识十二载,关上门的时候,他们又变成了彼此眼中又烦又蠢,还一点不可靠的傻逼——


只有关系铁到份儿上,才会相互喷的那种“傻逼”。


 


1


从南京坐高铁来的唐昊和从昆明打飞的来的邹远凑在一张小圆玻璃桌上,邹远提了两大包“行李”进屋,这会儿全都推给了唐昊。自唐昊离开百花后,每次见面捎点家乡的特产已经成了邹远的习惯,只是这习惯在他退役之后愈演愈烈,带的东西越来越多。


与邹远捎特产相似,唐昊也有个习惯:在百花时向他吐槽那谁是花瓶那谁又是二货啦,去呼啸后抱怨天气不好抱怨东西吃不惯啦。


唐昊,好像一直在不高兴地抱怨。


可是只有邹远知道,他为什么会抱怨。


作为赶鸭子上架的第一弹药接班人,邹远在第八赛季经受的压力差点将他压垮,有段时间,他甚至一到周中就会紧张得连续好几天整夜失眠。他真的在努力,可即便他练习到双手麻木都没有换来一丁点儿进步。


这一切,突然强势崛起的唐昊全看在眼里。他想帮帮邹远,但经历过碌碌无为处子赛季的他更是明白,墙只有自己去撞破,阴沟只有自己去蹚过,没有谁能帮谁走过低谷,他伸出的手甚至够不到邹远颤抖的指尖。


可就算是这样,他依然想帮这位一起从青训营出来的好兄弟——


既然不能将他拉出低谷,那起码在他于低谷中挣扎时讲点别人的囧事来分散他的负面注意力吧!


“苏沐橙这操作,嗤,靠脸也能当大神。”又一次输掉比赛后,唐昊拍了拍眼里一片迷茫的邹远。


“孙翔和刘小别那两个二货昨天被吊打成傻鸟了,我重放给你看。”训练的休息时间就邹远一个人的键盘还在劈啪作响,唐昊站在他身后用自认为很屌的语气调侃。


……


整个第八赛季,唐昊都有的没的地在邹远身边吐槽。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稍微帮到邹远,可他亦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第九赛季,他离开百花远赴南京,邹远也有了新的搭档。他们不再是队友,却依旧是兄弟,所以每当邹远发挥不好,或是百花输了比赛时,他都会重拾那笨拙的办法:拨通电话,语气不耐烦——


“小远啊,南京老是在下雨,好烦哦。”


“小远,今天食堂的菜不好吃,你最近有没去吃楼下那家米线?”


……


唐昊的关心,敏感的邹远怎会不知。第九赛季下半段,他终于找到了感觉,自信也一点点失而复得。要说让他走出低谷的“功臣”,第一是他自己的坚持,第二是于锋的到来,第三是俱乐部的信任,而唐昊那点小心思则是无论如何排不上号的。


可是唐昊,在邹远的心中,早就排上了铁哥们的号。


 


2


“喏,你的橙汁。”小圆玻璃桌边还有一张椅子,从西安赶来的杨昊轩一手咖啡一手橙汁,咖啡是他自己的,橙汁是帮邹远拿的。


“靠,我的呢?”唐昊一看没自己的,便作势要去抢杨昊轩刚放在桌边的咖啡。


“谁管你啊,一边儿去,让我和小远叙叙旧。”杨昊轩赶忙护住自己的杯子,还故作得意地和邹远的杯子相互碰了碰。


他和邹远,有一段难兄难弟般的友情。


在十八九岁的年纪,他们一人拿着神级账号百花缭乱,一人拿着卡如其名的半透明,一人是队中的新任核心,一人连上场机会都很是有限。可两个境遇似乎天壤之别的新人,却有着一个难堪的共同点:


外界风评:能力不足。


邹远拿着顶尖大神留下的号,却发挥不出张佳乐十分之一的能耐;杨昊轩拿着自己的小透明轮换号,越打越在队中找不到位置,越打越像一个透明人:虚空前有联盟最佳搭档双鬼拍阵,后有前途无可限量的新秀盖才捷,他算什么?


第九赛季上半段,仍在低谷中挣扎的邹远在一场客场对阵虚空的比赛后和杨昊轩相约去打羽毛球。周末的场子人满为患,去得太晚的他们只好与一对初中男生玩双打。


挥汗如雨一个小时之后,他们惨败。中二期的男孩们鼻孔朝天:哥们儿,没天赋玩什么羽毛球啊!


坐在球场边,两人都有些无语,没能力,当真是没啥能力。运动得靠天赋,玩荣耀亦然。叶秋、韩文清、王杰希、黄少天、周泽楷,这些封神的人啊,早在起跑线上就被与生俱来的天赋送出了老长一截。


无声的思考,无声的反省,当球场在夜色中渐渐恢复安静时,邹远起身朝杨昊轩伸出手,两个“能力不足”的人拿起球拍往回走,走着走着邹远开始将自己刚才混乱的想法说与同期听:


“大家都说我们没有天赋,这我承认,而且我也不知道自己所为的‘才能’到底是什么。”


“我一直在加倍地苦练,昊轩,你说‘才能’这东西可以磨练出来吗?”


“如果可以,哪怕是付出比现在多一倍,多五倍……不,就算多十倍,我也愿意去做。”


“只要有可能……昊轩你说……”


“我不知道。”杨昊轩与邹远并排走在昏暗的小路上,那条巷子里路灯坏了一大半,勉强亮着的也只能发出忽闪忽灭、照不清前路的光。他叹了口气,初冬的古都已经能够呵气成霜,“我只知道,对没有天赋的我来说,也许你刚才的问题就是我唯一能选择的方法。”


在那场路灯也没法驱散的黑暗里,两个未满二十岁的落魄选手没有给自己找到一个答案,却隐约摸到了冲破阴霾的去路。


才能到底是什么?这东西可以磨练出来吗?


一年多之后的第十赛季末,邹远在常规赛最后一轮面对轮回时,终于想明白了那个他问杨昊轩,亦是问他自己的问题——


“我拥有那样的运气,拥有那样的起步,如果不能好好珍惜,把握机会,我还能有什么未来呢?什么样的未来,会比我一开始就拥有的更加精彩呢?死死抓住自己侥幸得来的这一切,拼尽全力也不去放开,这,大概就是我所谓的才能吧!”


而这才能,的的确确就是我付出比当初多十倍的辛苦,去磨练出来的啊……


昊轩!


 


3


“我这儿有。”离邹远那一桌最近的是林枫、徐景熙、刘小别、袁柏清的掌机联机小分队,见唐昊没要到水,刚在组队杀中挂掉的林枫端起自己只喝了一口的橙汁往他手边递。


“你喝过的。”唐昊没接杯子,却屁股大挪移,起身转移到林枫的小沙发沿上,“去,给队长倒杯新的。”


“靠,你还嫌弃我啊!”林枫往旁边让了让,但没给前队长跑腿的打算,“唐猪,以前你怎么不嫌!”


“以前?以前那是本队长用心良苦照顾队员的心情,懂?”唐昊一手搭在沙发背上,一手到底还是端起了林枫的橙汁——口渴,懒得走,前队员不听话。


八九年前,他和林枫时常共享一瓶可乐。


那是呼啸打法混乱、队员零磨合度、队伍零战术的大转型时代。


一个神级流氓账号,一个神级盗贼账号,一个不猥琐的流氓,一个战斗着的盗贼,两个血液里都奔流着“拳头解决问题”的同期要如何做朋友?


哦不,要如何踩着犯罪组合昔日的荣光打出自己的精彩?


唐昊不知道,就像他身为呼啸队长却总是在赛后记者招待会上黑着脸左一个“不知道”右一个“不知道”一样。


他是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带领呼啸走出瓶颈,也不知道为什么和林枫总是打不出配合的感觉。


所以他只好天天拉着林枫加练,两人一起摸索林方犯罪组合的默契点,一起开着小号去网游练习合作走位,换用对方的职业从对方的视野观察自己。接着便是打,一场接一场地打!


每晚11点多时,林枫会去楼道里的自动售货架买可乐,休息室有纯净水,可他老觉得累了一晚上总得给自己喝点喜欢的。


端坐在电脑前的唐昊则不大喜欢喝可乐,每次林枫去买时问他他都说“你少喝点,别游戏没打好搞成个阳痿”。然而,林枫习惯将喝了一半的瓶子放在二人中间,他偶尔又会顺手抓去接着喝。


“喂,你不是怕阳痿吗?”一见唐昊因为懒得去倒水而手贱,林枫就会偏着头吐他的槽。


“怎么和队长说话的啊,去,给我倒水。”唐昊眼睛都不瞟一下,左手一拨,将早喝完的空杯子朝林枫推过去。


“唐猪,你还能再懒点?”林枫在PK中落败,发热的手指碰到冰凉的杯壁竟有些意外的舒服。


“话多,快去倒,等会儿再来一把。”唐昊活动着手指,身子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日……”林枫白了唐昊一眼,反正他家懒猪队长闭着眼也看不到,而他看得到时,一杯冒着热气的温水已经放在他面前了。


 


4


“唐猪,你怎么调教林疯子的啊,和我组队次次输,以前他在我们蓝雨都没这么孬。”林枫挂掉后,同队的徐景熙很快败下阵来,他回头斜了呼啸二人组一眼,学林枫叫“唐猪”叫得一点也不见外。


“怎么,大天使的十字架不管用了现在赖我头上?”唐昊食指勾住林枫的后衣领,仗着坐得高往他脖子附近瞧,“还戴着呢!”


“哎你别挠,我痒!”林枫转身拍掉唐昊的手,又紧了紧领子,“我说景熙,这玩意儿不管用了,啥时候重新送我一个呗!”


“滚!”徐景熙没理林枫,他也口渴了,随手拿起桌上的红茶一饮而尽。


唐昊所说的十字架是一个在林枫脖子挂了十年的黄金小吊坠,那是当年他由蓝雨转会呼啸时,徐景熙送给他的临别礼物。


若以认识算起,徐景熙林枫和唐昊邹远、刘小别袁柏清一样,都是打从十四五岁开始就一起成长的伙伴,所以在得知林枫即将远走南京的消息时,徐景熙心中又是高兴又是难过,高兴的是林枫终于拿到了他念叨多年的“盗贼之王”账号卡,难过的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在青训营时,他们曾说过要一起为蓝雨拿第二个冠军,“而如今我仍在守护着蓝雨的血线,你却要为另外的队伍效忠了。”


在办手续、做交接的日子里,林枫特别开心特别意气风发。徐景熙明白,现在的呼啸也许是最适合林枫这种战斗贼的战队——将霸王连拳挥得气吞山河的唐昊已经率先一步行动,等着他的将是一个连暗夜盗贼也能够快意恩仇的疆场。


为好友开心,徐景熙是真的为林枫感到开心,所以比起开心,他那小小的不舍便变得微不可闻了。


最后,他将自己小小的不舍换了一枚金光闪闪的十字架,在林枫离开俱乐部的那天晚上放到了他手掌上。


“这是?”林枫用食指轻轻磨蹭着手里的十字架。


——徐奶,这十字架和你银武一模一样。


“俱乐部发的限定周边,我那儿太多了。”徐景熙又从包里摸出一根红绳,语气平淡。


——我去金店找人赶的,以后不能给你加血了,哎……希望这枚十字架能在你们呼啸不碰蓝雨的时候,多给你加点血加点蓝吧。


“离我本命年还早。”林敬合拢手指,冰冷的金属抵着温暖的手心。


——谢谢啊,景熙。


“嗯,到时候我们早就是对手了,提前送你。”徐景熙转了个身退出林枫大包小包的宿舍,两手都插在裤袋里。


——你一个人在南京,要注意保护好自己。


“真有心,谢啦。”林枫朝徐景熙挥了挥握紧的拳头,这是一个“下次见面就是对手了”的手势。


——你也一样。再见,我的兄弟。


 


5


“人家呼啸老队友共喝一杯水,你跟着学啥呢蓝雨的!”徐景熙还没将杯子放下,邻座的袁柏清就朝他吼,“那是老子的水!”


“我操,肠子烂了!”扑在袁柏清腿上做了个夸张的呕吐动作,徐景熙到底也啥都没吐出来。


“爪子拿开拿开!”袁柏清嫌弃地推徐景熙,一旁的刘小别无奈道:你俩能别在公共场合相爱相杀吗!


“呸!谁更他相爱啊!”异口同声,不愧是从出道斗到退役的俩治疗。


林枫以前开玩笑说,世上有两个徐景熙,一个是没遇上袁柏清的徐正常,一个是遇上袁柏清的徐神经。


这话,是有根据的。


七期的两位治疗,微草那位脾气冲得连荣耀教科书都敢叫板。蓝雨这位呢,性子虽算不上温润和气,但比治疗之神的嫡传弟子还是内敛许多。可是,这样一位时常被蓝雨众“放弃”的守护天使有一个诡异的怒气触发机关——袁柏清。


只要与袁柏清相遇,徐景熙就会变成另一个袁柏清,甚至将守护天使打出战斗牧师的风采。


谁也不知道他俩的梁子是怎么结下的,就连当事人双方自己都难以言明。最后,旁观者李华简单总结:无他,同龄同性同职业,看对方不爽而已。


携彼此看不顺眼的躁动心情,袁徐二人却无法在一赛季的两次相遇中获得与对方PK的快感:一边王杰希不会允许自家治疗去和对方肉搏,一边喻文州偶尔会不要治疗……


于是,网游就成了解决恩怨的好地方。


至今,徐景熙和袁柏清都保留着他们当年在网游中追来打去的账号卡。这是两个点都加到了攻击上的牧师,一个叫袁柏清我怀了你孩子,一个叫徐景熙正面上我……


围观了两人建号全过程的林枫和刘小别表示,有这种幼稚的队友,还不如和孙翔去做朋友呢。


而在网游中偶然遇见他们杀来砍去的玩家表示,靠,真爱黑!


话说在网游中目睹“袁柏清我怀了你孩子”和“徐景熙正面上我”的玩家还不在少数,原因是他俩曾有段时间实在太高调,不仅每晚都会顶着低级无趣的ID从城里杀到野外,打架时还不忘极尽嘲讽互喷之能事。


大好河山是什么,饥渴追赶的boss是什么,奔流前行的大军是什么?


决斗的流动背景!


其实,两个玩家杀来杀去也并不少见,可“坏了你孩子”与“正面上我”稀奇就稀奇在他俩都是牧师。


两个血线掉了又升了的牧师轮着十字架从峡谷砸到墓地,从星空砸到森林,从沙漠砸到海洋……那景色,别提多美了。


“袁吐火和徐弃疗真的滚过床单啊?”某次与呼啸的比赛结束后,孙翔和唐昊闲扯。


“你傻哦翔逗。”唐昊拉起孙翔的兜帽拍他后脑,“装脑残粉懂不懂,黑人的一种手段啦。”


“那我也去搞个号,唐昊的唧唧粗又长。”


“行啊,孙翔的菊花紧又黏。”


“靠!”


“哈哈。”


“总决赛见。”


“嗯啊。”


 


6


“你俩这都不爽对方多少年了……”在高铁站遇上的李华和王泽刚到就看到徐景熙和袁柏清拉开了阵势要真人PK。


“哥俩亲热呢,你找小别闹去!”袁柏清抱过徐景熙肩膀嘟起嘴,下一秒就被喷了一脸。


“别在这儿碍眼了你俩!过去过去,都喷到老子手上了!”刘小别扯了好几张纸塞袁柏清手里,两个冤家扭打着走去洗手间后刚好腾出了两个位置。


“哟,被徐弃疗喷,你这手速……”和王泽坐了袁柏清和徐景熙的位置,李华取下毛茸茸的手套放在桌上。


“呵,起码秒你不成问题。”刘小别将PSV放在腿上,趁着伸懒腰给了李华一拳。


“幼稚。”李华弹了弹肩膀,跟吹灰似的。


“你翔逗上身了吗?”刘小别将袁柏清的PSV丢给李华,“来一把。”


记得当年年纪小,比起手速没完没了。


七赛季,新人里最出众的有三人:连新人墙都没有的孙翔、一进队就拿下主力位置的李华、在豪门也能占有稳定出场时间的刘小别。最开始,三人还会在群里友好切磋,可渐渐地,随着媒体开始大肆炒作刘小别的手速和李华的操作速度,两个以快著称的年轻人便较起劲来——先是去竞技场挑了一场又一场,后是在群里比谁打字快说话多,烦得不想跟他们吵的邹远、杨昊轩、徐景熙、王泽开了一个聊天组,而唐昊、孙翔、袁柏清则飚着手速和他俩对喷。最后,手速之争发展到朋友圈,那会儿微信流行憋气写数字,邹远一天打开朋友圈整个人都不好了——靠,刘小别和李华的“22222”霸占了整个屏幕。而最新一条却来自横刀:傻屌,你们幼不幼稚啊?看哥这才是真屌!


图片上,七期之颜单手握着新人王的奖杯,下巴高高地扬着,脸上不屑的表情相当到位。


邹远当时觉得,这是孙翔十八年的人生中,做得最赞的一件事。


 


7


“咦,袁吐火他们哪儿去了?”主角孙翔去厨房转了一圈儿又回来了,他手上捧着一大盘肉类小食,牛肉条、猪肉脯、鱼肉干应有尽有。


“哟,翔逗!”王泽跳起来和孙翔打招呼,两个昔日的落魄队友已经很久没有见面。


“王老吉你要啥?要不我再跑一趟给你挑根骨头?”孙翔将盘子塞到王泽手上,搭着他的肩膀走回桌边,“挤一挤,我也要坐。”


“我去,老子要成金枪鱼三明治了!”一边挤着唐昊,另一边又来了孙翔,林枫被夹在中间颇想拍腿而起。


“那你起来让寿星?”孙翔居高临下拍了拍林枫的脑袋,后者送了他一个中指。


“翔逗别欺负林疯子!”洗手间哗啦啦的流水声停了,徐景熙一出来就看到孙翔在揉林枫的脑袋,“喂,你们熊家四少齐了哦。”


“说这名儿不是你传出去的老子都不信。”袁柏清湿着手往徐景熙腰上抹,动作之快,抹完就跑。


“日你全家!”徐景熙恼,要去追着打回来吗?那岂不是比熊孩子还熊了!


“诶,我全家都在呢!”袁柏清蹲在桌边,指着唐昊、刘小别、他自己、孙翔,“大哥,二哥,三哥,四哥。”


“切,明明就是大逼、二逼、傻逼、细逼……啊!哈哈啊!景熙救我!”林枫话还没说完就被左右四只手按在沙发上又是揍又是挠,孙翔更是直接骑在他腿上扯他脸。敢在唐昊和孙翔中间吐他二人的槽,林枫也不愧是盗贼中的战斗机。


在七期众人完全成熟之前,他们一直有个不算好听的绰号:熊孩子。而让他们整个团体蒙羞的正是所谓的“熊家四少”——


见谁揍谁无法无天以下克上的唐昊、仗着手速藐视全联盟剑挑黄少天的刘小别、得治疗之神真传将叶修喷得不能忍的袁柏清、新手墙是个屁老子是斗神的孙翔。


不过,“熊家四少”走着自己的螃蟹之路,对兄弟却是一点不带含糊。


比如七赛季时唐昊完全找不到状态,孙翔经常嘲讽他嘲得两人都大动肝火,可嘲完了孙大圣又陪唐大爷去竞技场,打完了又继续回来嘲。邹远觉得,孙翔后来各种嘴贱也许就是那时喷唐昊给练出来的。


再比如也是在七赛季,袁柏清时常被因为即将退役而想将才学倾囊相传的方士谦骂,这儿走位出错被骂,那儿技能丢得时机不对也被骂,骂得他又是气自己又是烦师傅:我一个场都没上过的新人哪能做到你的份上?你倒是叫队长排我上场啊!哎我日上什么场啊,我这也做不好那也做不好,上场不是拖咱队后腿吗!被骂久了,袁吐火也委屈,可再委屈也不能朝方神吐火,更不能烧了王杰希。那时,刘小别就天天陪他,挨骂也好,练习也好,手速达人啥也不说,空气似的陪他挨骂陪他练习。而这一陪,就陪到了微草夺冠、方神退役、他成为独当一面的治疗。


还有第九赛季挑战赛决赛那会儿,刘小别和队友一起看完了全场,而唐昊亦从南京赶到北京,摸黑潜入观众席,又提前摸黑跑去队员出口。比赛结束后,“大哥”和“二哥”等了很久才在出口等到两眼呆滞的“老幺”,他身后还有同样失魂落魄的王泽,两人跟魂儿似地望着他们,刘小别有些担心孙翔下一秒就会哭着跑过来。


但他没有,王泽也没有。


在那个失去未来钥匙的晚上,没有人流泪,甚至没有人说话,四人坐在早就空无一人的场馆边,孙翔靠在唐昊肩上轻轻叹气,刘小别看到身边的王泽在微微发抖。


沉默一直在延续,唐昊和刘小别都不是擅长安慰他人的人,而此时若要用他们擅长的嘲讽却显得太过狠心。


是的,太过狠心,连唐昊都狠不下心,他摸了摸孙翔的发尾,和他一样叹了口气。


11点多时,袁柏清来了,他挂着口罩,红着一双眼——“三哥”如果不是患了重感冒加发烧,也一定会出现在决赛的看台上。


“袁吐火,你……”刘小别站起身想要扶住袁柏清,队友早上烧得路都走不稳他是知道的。


“怎么了,这就要死了?”袁柏清声音嘶哑,他扑在地上抓住孙翔和王泽的衣领,颤抖的双手冒着冷汗。


“没你的事,你来干嘛?”孙翔好不容易挤出几个字,眉头皱得跟麻花似的。


“我来和你们……”袁柏清扯下口罩,他额头上都是汗,夜风却吹得他连续咳了好几声,“我来和你们同呼吸共生病!”


“袁吐火……”唐昊抱住情绪激动的袁柏清,发现他手臂、胸膛、背上都很热,“别添乱了,孙翔和王泽交给我,小别陪你回去休息。”他靠在他耳际,声音低沉。


“你让我说完!”袁柏清推开唐昊,烧得发红的双眼依旧直视着孙翔和王泽,“我们七期的人,没那么容易被打倒!”


 


8


“现在就吃,待会儿还吃饭呢。”邹远和杨昊轩扯着椅子往唐昊这边挪,十个人迅速就把肉干分了个干净。


“嘿,我们这是到齐了吧?”孙翔扫了一眼,自己和唐昊已经把林枫压得只剩两条腿还在乱蹬,一旁的刘小别李华叼着牛肉条战得正爽,徐景熙和袁柏清挤在他们旁边观战,王泽正在和杨昊轩玩一人丢食一人接食的傻逼游戏,邹远做在杨昊轩身边不住地挪位置,可有一次王泽抛的鱼肉干还是砸到了他头上。


到齐了,荣耀世上颇具争议的一代选手,他们没有黄金一代的光环,可他们的成长却成了更多人的道标。


14赛季后的国际邀请赛上,以唐昊为队长的国家队一路披荆斩棘杀入决赛。团队赛中,六人大名单里五人来自七期:唐三打挑起中程控场大梁,千手的毒王在诡异的战场布下天罗地网;一叶之秋依旧战斗在最血雨腥风的前线,斗神挥舞着战矛却邪,寒光间弥漫着毁灭一切的气势;林暗草惊穿梭在敌阵与后场之间,在烟玉的障眼法下,李华穿针引线的本领早已炉火纯青;飞刀剑纷繁变换的身影与他的刀光剑影一般扑朔迷离,新一代的剑圣也许没有前代神一般的嗅觉,却让光剑的锋芒出现在任何有机会的地方;冬虫夏草坐镇后场,一道道治愈术精确地丢向每一个需要的队友……


大屏幕上“Glory”出现的那一刻,战场上只剩下残血的一叶之秋逆风而立。


疯狂的欢呼出现在刹那的寂静之后,袁柏清夺门而出冲向休息区,他大叫着抱起朝他跑来的徐景熙,迫不及待将荣耀与他分享;从他们身边跑过的是在擂台战中战至最后一刻的邹远,第一弹药绕过半个场子追上了跑往离观众席最近处的唐昊,在那里,杨昊轩、林枫、王泽拉着一面国旗呐喊了一整场比赛;唐昊双手撑在栏杆上,上半个身子都悬在栏杆外,他向林枫伸出手,两人满是老茧的指尖触碰到一起的一刻,向来“不高兴”的第一流氓难得地扬起嘴角;邹远失控得语无伦次,他不断朝杨昊轩和王泽唠唠叨叨着什么,直到杨昊轩将国旗往空中一抛,黄色的五星刚好落在他的头上;刘小别和李华从操作间里走出来,老朋友般地击掌相庆,正是他俩的完美配合在开场不久便暗杀了对方的牧师。


“孙翔呢?”放开队友的肩膀,刘小别看了看还紧紧关着的那一扇门。


“去看看?”李华偏了偏头,笑着往孙翔的操作间走去。


然而,走到操作间门口时,两人却停了下来。


他们一左一右靠在隔音门的两侧,没有人去动门把手,也没有人尝试敲门。


透过门上的小窗口,剑客与忍者看到了他们的战法、他们的队友、他们的同期……


孙翔望着自己因激烈操作而颤抖的双手,双唇轻颤不知在说什么,一滴滴眼泪亦无声地往下淌。这是他的第三个国际赛冠军,第一次第二次,他不算主力与核心,第三年第四年,他接过了前辈交托的荣耀与责任,却每每与冠军失之交臂。而今年,暌违两年,荣耀世界最高的荣誉终于经由他的手,再次回到中国!


“我们这也算是圆满了吧?”刘小别闭上眼睛,倾听全场排山倒海般的歌唱。


“算吧,所有人都在场呢。”李华望着看台上飘扬的国旗与荧光的字版,他看到了披着国旗绕场的邹远。


是啊,所有人都在场。


有人作为主力在赛场上激战,有人作为候补在赛场下陪伴,还有人作为观众在看台上一路追随。


七期,这也算是一种圆满吧。


 


9


“翔逗,电视里在说你诶,我去!”争斗肉干的间隙,林枫斜眼看到体育频道在播电竞专题,一位穿着轮回队服的年轻选手在摄像机前侃侃而谈:


“最感谢的人?嗯,是我们的队长孙翔……他教过我很多东西……当然不仅仅是技术……他告诉过我,从巅峰跌下谷底并不可怕,因为不跌下谷底,你永远没法找到更高的巅峰。”


“操,翔逗那是你吗,你啥时候这么会说了?”刘小别一脸夸张,嘴里的肉干都掉在掌机上了。


“滚,老子不信你们就没有人模人样和后辈说过话!”孙翔30岁了还脸红,又引来一阵嘲笑。


“我倒是说过。”邹远摸了摸后脑,“鼓励后辈也是老队员的职责吧。”


“都说过……不如我们都说出来瞧瞧谁的最装逼!”王泽提议。


“我记得袁吐火有段时间带徒弟特别喜欢说教啊。”刘小别开始卖队友。


“那哪里叫说教,我不过是告诉他‘嚣不嚣张都无所谓,嚣张的成长也是成长’。”袁柏清一脸无所谓,“倒是你,你给咱队后来新来的小剑客说什么了?”


“我当年迷茫的时候老许跟我说了一句话,‘比赛输了也没什么,但不要连自己的信念都一并输出去’,我将这句话原封不动说给了他。”刘小别低下头,拿起餐巾纸擦了擦被弄花的PSV屏幕。


“输了也没什么,有个孩子给我说过差不多的话。”王泽笑了起来,在天才不少的七期中,他是最不起眼的一个,“那孩子说‘怕什么啊,大不了就是输嘛,我们只是新人新队,抱着学习的心态上嘛’,我想这句话大概改变了我很多,所以我跟不少后辈说过,抱着学习的心态上,队长就是他们最好的老师。”


“对,抱着学习的心态上,量变总会有质变。”杨昊轩看了看邹远,像是想起了多年前的那个灯光昏暗的夜晚,“小远以前问我才能这东西能不能磨练出来,花五倍十倍的努力能不能磨练出来。我后来告诉队里的后辈,‘天赋很重要,但不要因为没有天赋而放弃,因为天赋是天生的,而才能是能够磨练出来的’。”


“这是我俩的实验成果吧。”邹远笑得有些不好意思,“我没有给百花的孩子提过才能,他们都比我有天赋,但其中一个孩子向我当年一样软弱。我告诉过他,‘软弱一点没有关系,只要你有超过软弱一点点的坚强’。”


“我也是没有天赋的一员,尤其是和这家伙比。”徐景熙白了袁柏清一眼,“但我有最好的对手和最好的队友,我愿意为我的队友挡住一切攻击,庆幸有对手和我打一场又一场。我跟蓝雨训练营的小治疗说过,‘逮一个强大的对手来,和他一起成长’。”


“哈哈,这么说来小别就是督促我成长的强大对手咯。”李华抬眼看刘小别,两人多年来的恩怨早就转化为了战斗感情,“烟雨有段时间挺不顺,你们都知道的,后来云秀姐在高层面前强硬了一回,终于争取到对战队排兵布阵的话语权。我那时就在想,一定得告诉烟雨的后来者,‘即便外界有再大的压力,一切的一切,队员都得以战队为重’。”


“咱呼啸绝对是以队长为重的啊,什么都是这家伙说了算!”林枫抬起手肘撞了唐昊一下,“不过‘服从命令也是队员的天职’嘛,我就是这么跟后辈说的。”


“呵呵。”唐昊又将林枫按了回去,“说那么多你们也不嫌累。”


“就你没责任心!”孙翔一手撑在林枫肩上一手去撩唐昊的额发,“啥也不说,你怎么当队长的啊糖糕?”


“我告诉他们,谁挡了你的路,你就灭了谁。”唐昊一个偷袭戳到孙翔的肚子,后者立马缩回捣乱的手,“荣耀,就是这么简单。”


 


End


 


原文梗:


1.和叶修对喷相当嚣张的袁柏清:


“袁柏清你很嚣张啊,我忍你很久了!你敢和我单挑吗?”叶修点名了。




2.许斌曾在刘小别迷惘的时候开导他:


“比赛输了也没什么,但不要连自己的信念都一并输出去啊!”许斌说道。




3.李华和孙翔都是7赛季最惹眼的选手,且操作快速:


李华也是一个以操作快速,行动多变著称的选手……该赛季他和孙翔是联盟最抢眼的两个新人。




4.邹远在10赛季对阵轮回时的心理活动:


他没什么天赋,也不知道自己所谓的“才能”到底是什么,他只能加倍的苦练。才能,总是可以磨练出来的。


不过即使到了现在。邹远也不知道自己所谓的“才能”到底是什么。他只知道将自己辛苦磨练出来的技巧在场上不断地展示,寻找更多胜利的法门。大概每次选手都是这样做的吧!在不断磨练自身技术的过程中。渐渐生成了独属于自己的“才能”。邹远一直是这样想的。


我不知道我有什么才能,但是,我可以击败任何对手!


我拥有那样的运气,拥有那样的起步,如果不能好好珍惜,把握机会,我还能有什么未来呢?什么样的未来,会比我一开始就拥有的更加精彩呢?


死死抓住自己侥幸得来的这一切,拼尽全力也不去放开,这,大概就是我所谓的才能吧!


抓住机会,死不放开的才能。




5.唐昊给邹远吐过苏沐橙,也抱怨过南京的天气:


邹远不得不承认,他对苏沐橙,事实上也是有一点偏见的。而他这点偏见,不是来自于他的主观看法,而是被客观灌输的。


同一队里,新人和新人之间关系总是难免要好一点,而在邹远出道的那年,他的新人伙伴,叫唐昊。


以唐昊的性情,会对一个有这样争议的选手做何看法,实在不难猜。而和唐昊交流最多的同期新人邹远,对苏沐橙的看法,也就受了唐昊的影响,颇有些不以为然。


唐昊则在向邹远抱怨着N市的天气。




6.王泽转会神奇后的新队友郭少曾告诉他:


“怕什么啊!大不了就是输嘛!我们只是新人新队,抱着学习的心态上嘛!”






评论
热度(1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