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与精灵的旅程02

爬出来更新一下……

这真的是个日常的文,以后可能会有特别逗比的内容出现

 

 

02

 

叶黄only

 

时间龙叶修X精灵少天

 

 

 

 

晨光熹微,酒馆门前站立着一个带斗篷的人。

 

“你是?”早起的乔一帆问道。

因为对方敲门用的是特殊的敲法所以他才开门。

 

来者斗篷帽子落下,现出一张文雅白净的脸。见到这张熟悉的面容,乔一帆赶紧让他进来。

 

“早上好,喻城主。”

“早上好,小乔。”喻文州,蓝雨城现任城主,进来后脱下斗篷,一边理了理衣服,正想问黄少天去哪儿了,却见一个小男孩叼着一支牙刷手拿漱口杯路过。

 

男孩也看到了他,停下来边刷边好奇地望着他。喻文州注意到他的眼睛并不是纯黑色,而是带点浅浅的赤色,像上好的宝石一般漂亮。

 

“诶,队长?”同样拿了牙刷满嘴泡沫的黄少天也走了过来。

 

“少天。”喻文州笑着喊了同门师弟。

他看叶修感觉很新奇。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儿童形态的叶修,而且是在刷牙的叶修。

 

“你西碎?”男孩含含糊糊地说,肉乎乎的手还抓着牙刷继续动。

“嗯,少天的朋友。”喻文州想了想还是没有趁机逗他。

 

黄少天刷牙动作加快,显然想早点刷完和喻文州说话。不过动作一快,泡沫马上就要掉下来。他提住想吞下牙膏的叶修的领子,“去水槽吐。”说话的时候泡沫又差点掉了。

 

喻文州看着这一大一小的样子,忍不住笑起来。

 

 

 

黄少天佩剑走在街上,在他的前面,叶修拉着喻文州的手看东看西,活跃好动得和寻常儿童没两样。

“以后说给你听看到是黑历史啊,老叶。”剑圣大人想到这里巴不得叶修快点恢复记忆好给叶修讲讲这些日子掌握的独家记录,“竟然会喜欢小甜饼还和别人家的小姑娘争东西。啧啧,不行不行,我是不是该拿个本子记下来,不过他要是不认账咋——呃,队长,你又给他买了什么?”

听到黄少天大声喊他,喻文州回过头微笑道:“蜂蜜。”

 

 

逛街回去,叶修趴在木桌上,面前摆了个乳白色的瓷器碟子。

他眼看着喻文州用一套古怪的金色器具把龙蛋蛋壳研磨成粉,然后将其放进碟子,再在小山堆一样的粉末上淋上蜂蜜,最后在放上几个切成两半的鲜红草莓。

 

“……不就是吃个蛋壳吗,至于这样?”即使是出生于据说最富有艺术天赋的精灵族,黄少天也被喻文州这道看上去极为美味的“甜点”给震撼到了。头一次知道吃蛋壳——不对,基本上大部分智慧种族都不会吃蛋壳——能吃成这样。

 

 

让他有捂脸冲动的是叶修竟然就这样开心地食用起来了。

 

喻文州倒是淡定无比,“少天应该还记得,当初在最后一战时叶神使用了时间法术,让城市变回原始状态。虽然这世界上关于时光龙的记录很少,但是不管哪个种族,使用这种法术都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黄少天看着豆丁大小的叶修,罕有的露出沉重的神色,“是的。那次我听到他的声音,还以为他……明明他之前从来就没提过他会——”

 

见黄少天突然顿住,喻文州猜他可能想起什么了。果然,叶神这样心思缜密的人,使出以生命为代价的法术之前怎么可能没有做准备。

 

 

是的,怎么会没有准备。

黄少天记忆里那些和叶修有关的某些事情鲜活地好像昨天才发生的。

 

很久以前叶修就带他进时光龙的时光空间(他戏称“这是你洞穴老巢吧”),给他最重要的空间钥匙。他习以为常地进入那个时光龙的领域,切磋也好,休息也好,进进出出自然得像在自己家里,所以就算最后一战之前叶修还和他一起观看那些有关于时光龙一族的,外界绝不知晓的隐秘画卷,他当时也没察觉到叶修的做法和平常有什么不同……

叶修早就做好了重生再来,将一切托付于他的准备。

 

 

“打起精神啊剑圣大人,哥恢复记忆前可不能欺负人呀。”那时战争的硝烟刚散去,以为叶修和敌人同归于尽的黄少天还来不及悲伤,脑海里却响起某人熟悉的声音。

 

 

 

“按理来说,叶神需要在时间力量最密集的地方呆上至少五百年才能孵出来。可是他提前了三百年出现,就如同人类的早产儿——虽然我不清楚他为什么要让自己提前出生——所以他需要补充能量,而他的蛋壳,凝结了时间力量的精华,这也是他会吃蛋壳的原因。”

黄少天就是担心叶修突然爱上吃自己的蛋壳而找的喻文州,听到对方的解释不由得松了口气。他之前也有类似猜想,只是这个猜想从更精通魔法,学识渊博的喻文州嘴里说出来更让人安心。

 

“不过这蛋壳我感觉不到任何能量啊,队长你是怎么知道的?”黄少天虽然也懂魔法,甚至在龙语魔法方面也有涉及,可是叶修的蛋壳他这些年也试着研究过,完全看不出有什么特异的地方。

 

“这个啊,我刚才不是带来一套仪器吗?这是蓝雨和微草合作研究出的最新仪器,专门检测奇妙生物的能量的——精灵也可以的。少天要试试吗?”

 

听到最后一句话黄少天果断拒绝了——所以说队长和那位微草城主不愧是联盟当初的两大研究狂人……好吧,叶修没失去记忆前也算是个研究狂人。

 

 

 

 

喻文州坐了一会儿就走了。他是城主,此时正值贸易繁忙的夏季,有太多事情要他处理。

走之前叶修还有点恋恋不舍,因为喻文州在的时候他趁两个大人交谈时可以多吃些甜食,反正乔一帆拿他没办法,只有黄少天能管住他。

 

而他不知道的是,喻文州走前开了张单子,上面列好了幼年时光龙每天食用蛋壳的定额。换句话话,痛快地咬着脆脆蛋壳的日子从此一去不复返。

 

不过他意识到这件事之前,他不得不迎接所谓的选择了命运就要有承受后果的觉悟。话说得曲折委婉,而直白点讲就是,叶修甜食吃太多终于牙疼了。

 

 

 

黑历史再添一笔。

 

眼泪汪汪被牙医——一名作风言行酷似霸图城那位张副城主的小年轻——按住看牙的事情,足够让叶修恢复记忆后被某人嘲笑一个月。

 

 

黄少天有点遗憾自己没买一台人类社会里新出现的据说能记录下景象的,名叫相机的东西来给叶修来一张“照片”(好吧,使用相机貌似很麻烦?)。

 

回去之后叶修睡了五天五夜,要不是捧着微草城主派猫头鹰送来的书翻阅了阵子,知道这是龙族幼崽的正常睡眠时间,黄少天都有直接把人拎去找微草的前任城主方士谦的冲动。

 

 

这天估计叶修该醒了,黄少天推开房门,在早上的钟声里伸了个懒腰,端上乔一帆(这位勤恳的魔法学徒已经早早赶去老师那里上课了)提前做好的早餐进叶修的小卧室。

 

“叶修,醒了没?”

 

 

映入眼前的是垂着两条小短腿坐在床边盯着自己手掌发愣的叶修。

“醒了就好。突然就睡那么死真是吓死我了,下次打个招呼再睡行吗?算了算了,你现在是小孩子,王杰希那本书上说小孩子的心理和大人是不同的——好吧,你是龙,和成年龙的心理是不一样的——嗯,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发愣的时光龙幼崽听到黄少天问他,摊开右手。

 

一颗如水晶般晶莹透明的龙牙躺在他手里。

 

 

TBC

小番外:

黄少天刷牙动作加快,显然想早点刷完和喻文州说话。不过动作一快,泡沫马上就要掉下来。他提住想吞下牙膏的叶修的领子,“去水槽吐。”说话的时候泡沫又差点掉了。

 

喻文州看着这一大一小的样子,忽然想给老师发个电报——少天成家了,单亲家庭,孩子七岁……

(这段喻队OOC严重,我面壁去)

热度 41
时间 2015.05.17
评论(8)
热度(41)
  1. ぐだお1番スケベ罗镜 转载了此文字
    喻队好手艺(๑⃙⃘ ⁼̴́₃⁼̴̀๑⃙⃘)❣チユッ小家伙换牙牙啦٩( ᐛ )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