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江only

给基友的小短打

人类书生小周X鹤精小江

古代的诗都是唱出来的XD

沉沉暮霭。

江波涛打了个哈欠,弯起一条腿,收了翅膀把脑袋藏进去,就这样开始他的休息。

作为凡人眼里的仙鹤,他虽然没有几百岁高龄(为什么人类认为他和他的同族们都长寿呢……),但是作息良好,保持着健康的生活习惯;天天按时入睡就是例子。

然后,他听到有人声从他休息的芦苇附近传来。跟着,一条小船穿过丛丛芦苇从他前面经过。胡子半白的船夫撑船,船头站着一个青年。

青年正轻声唱着近来在凡人里特别流行的诗。

江波涛一下子被这青年的声音和外形吸引住了。

众所周知,精怪的审美和人类不太一样,比如按照仙鹤的审美,大部分人类都不好看。然而眼前的青年尽管长袍在身,但是看得出他体态修长,一双长腿尤其符合仙鹤们对美的定义,更何况这个青年有一把动听的嗓子,虽然声音不高,但让江波涛这只挑剔的仙鹤也听得推迟了入眠的时间。

“小郎君,该回去了吧?”老船夫听完了说。接着,他看到一动不动静静停在不远处的江波涛(鹤),呵呵笑了,“连这仙鹤都听得忘了飞。”

青年腼腆一笑,点点头,“好,回去。”

江波涛望着小船离去,直到它不见踪影。

他决定明天迟点睡,因为他想再听一次如此好听的歌声。

接下来的几天傍晚,青年都会由同一个船夫载着来着附近;江波涛也陆陆续续地知道了一些事情。

比如青年姓周,比如周姓青年(江波涛心里叫他小周)来这里是为了散心。

比如小周性格比较内向,比如小周唱的诗其实是有含义的。

江波涛喜欢听他的歌,可是听着听着他感到疑惑。他发现小周唱的歌都是他在凡人里听过的,从来没唱过自己作的诗。这很奇怪,因为江波涛之前看过的人类都喜欢唱自己作的诗。

难道他其实不会写诗?江波涛想了想得出这个结论。可是小周的打扮,明明和凡人里那些会写诗的人的打扮一模一样(其实有区别,但是请原谅一只鹤分不清人类的服饰)……

周泽楷感觉那只鹤在听他唱诗。

这个想法很荒诞,因为自小受到的教育告诉他,动物——自然也包括鹤——是不可能懂他在做什么的。但是他就是有种感觉:这阵子的出现的鹤是同一只鹤,而它在听他唱诗。

抱着这样的心情,有一天他特意挑了管玉笛,在路过同一个地方时吹起,结果看到那只鹤竟然随乐而舞,姿态优美得难以描摹。

然而第二天他再次站在船头吹笛路过时却没看到那只鹤了。

在周泽楷疑惑为什么没有看到忠实的听众时,鹤精江波涛在同伴的围观下已经羞得没法继续觅食了。

“大家还不休息吗?我再吃点鱼就要睡了哦。”江波涛到底是江波涛,愣是在几双好奇的眼神下恢复情绪开始扯东扯西。

同伴们见到他如此淡定,顿时失了看戏兴趣,没过多久就陆续飞走了。

而觅食的鹤精心里却在泪流——他昨天到底抽了什么风,竟然在小周吹笛时跳起了舞。

说好了自己只给鹤生的伴侣雌鹤跳舞呢……

然而,第三天江波涛还是在笛声响起时出现在老地方了。

他清晰地听出笛声中有喜悦的情绪;这情绪不是很浓烈,就像周泽楷本人的气质那样温和醇厚,让他不禁沉浸在里面。

算了,不是鹤也行……江波涛想。

他抬颈,映入眼帘的天空被夕阳染得格外绚丽——旧的一天结束了。

距离他以人的姿态和周泽楷相识还有三十天。

END.

















热度 15
时间 2015.06.12
评论(3)
热度(15)
  1. ぐだお1番スケベ罗镜 转载了此文字
    你速度好快啊。果然迅速求爱了。((笑"̮˖真是一只不矜持的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