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言乱语(叶喻)


两人都是狐狸(……)

“狐至百岁则礼北斗,变为男妇”——
周一,或者是周五,反正随便某一天的晚上,下夜班的叶修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一只毛发乌黑的狐狸蹲在路灯上,前肢像人一样对着天空拜了三拜(是的,他还冷静地停下脚步,还数着这只狐狸拜了多少次)。
“第一次行仪式,不太熟练,见笑了。”那只狐狸拜完后转过来发出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叶修听到他声音,又看着他亮丽的外形,心想他化为人形一定是极好看的。
他当自己加班疲惫出现幻觉了,愈发冷静淡定,还有心情问:“那兄台你拜的是哪路神仙?”
狐狸温声解释给他听:“是北斗。”
叶修看着乌沉沉的夜空,啧了声:“这污染那么严重,你拜了效果会不会削弱啊?”
“不会啊,北斗听到了我的诚心,所以我可以说人话了,再过阵子我就能变人了。”

“你怎么知道一定是北斗听到你的诚意?”
“嗯……你猜猜?”

“不猜,你一定不会老实告诉我。”叶修可能是兴致来了,他干脆坐在长椅上望着对面的狐狸,“不过现在这个社会,你变成人了也没用——你没户口啊。现在做假证也没以前容易了。”
“你很懂……”狐狸的语气都变了,似乎有点雀跃了。
叶修嗯了声,“只限于人类啊,妖怪我没经验。”
说完,他好像觉得考虑不周,又说了句:“狐仙也没经验。”

狐狸动了动尾巴,跳下,落到昏黄的灯光底下时已经成了个衣装齐整的青年,看上去风度翩翩,如叶修所想是个俊秀的男子。
“嗯——不,不对。”叶修盯着他从头到脚打量了番说。
狐狸也是第一次穿人类的衣服,听他这样说于是就谦虚请教:“请前辈给我指点一下哪里不恰当。”

他自认化人时的外形比叶修看上去下一点,于是就喊他前辈。

叶修说:“你怎么不穿古装?”

“……”

狐狸不解,“不是西元二十一世纪了吗?”
变人前他看了市里整整一图书馆的书,参考了如今的流行,穿上了最符合正常人类审美的衣服。西装是定制款,由化人的同族友情提供。

叶修摇头,“看来我真的累出毛病了,遇到狐狸变人就算了,还和狐狸讨论穿什么衣服……”他说着继续往家里走。

狐狸看到一辆公交车经过,挥了挥手,车停下后,戴草帽的售票员哎哟一声惊呼:“喻先生,你终于变成人了?太好了!”然后他又看向低声说着什么的叶修(“我在做梦还是太累了”),“没想到连叶先生也和你一起。”

“是啊,郭少你要暂时保密哦。”狐狸笑,拉上叶修一起上车。
“放心放心,再说这趟车是周前辈开的。”郭少边说边退后,好让他们进来。

“也是,周队口风六界都信得过。”
车上只有狐狸和叶修两个乘客。

叶修感觉进了个奇怪的世界。车子一路平稳地从地上开到天空,而他竟然没从座位掉下去。

车子开到月亮下的时候喻文州不知道从哪儿变出一套器具,一会儿就做好了烤肉。他递了盘给叶修,又装了些给活泼的售票员。

叶修迟疑了下,还是接过盘子。肉吃了一半途,他眼神也变了,“你是……”

“自从那次在镐京见面,和前辈已经好多年没见了。”喻文州笑道。
“原来是你!我记起来了……转生后记性不太好了。我想想……对,你那时候还那么小一点,就来围观我和老韩下棋。这些年你学的东西很多啊,喻文州。”他喊出了狐狸的名字。

喻文州指着他的公文包笑,“没有前辈懂的多,前辈也学会处理人间公文了。”
叶修点头,“必须的,作为人类谁都得学点技能才能有饭吃。没看老韩都去抓小偷了吗?”
他又吃了点烤肉,头发变成了白色,眼珠颜色也变浅了。
除了衣着,和喻文州三千年前见到的九尾白狐没什么区别。

三千年前,幼狐在徐州被发现,一群人类抓住他关在笼子里,据说要把他献给天子。
“这是天下太平时才出现的黑狐,这是祥瑞啊!”人类兴奋地围着他。
他被送到皇宫,天生聪慧的小狐狸在某天越过关押他的牢笼逃到了天子围猎的后山去了。
某天他看到有两个男人在树下对弈,白发的那个衣袍下还露出和他尾巴长得很像的几条尾巴,于是好奇之下蹲在棋盘旁围观,谁知道尾巴一扫把棋子扫乱了。

“老韩你说这输赢怎么算,这孩子自己跑进来了。”北斗星君困扰地举起黑色的小家伙——好吧,还是他同族。北斗如瓠,瓠似狐,狐族流行拜北斗而化人。
韩文清没料到有外力进入,他脸黑吓人却是掌生的南斗星君,平时最喜欢毛绒绒的动物,一看是只狐狸,虽然和叶修是同族看着却比叶修顺眼,也不想计较了,“再下一盘便是——你可别耍其他伎俩。”

“托你的福,我还得再下一次。”叶修揉了把小黑狐的毛,往南指了个方向,“去南边的山里吧,那边不是周王的疆土就不会去抓你。好好修行,少吃生食。”
九尾狐的指尖往森林一点,大风吹散迷雾,开辟了一条路。

“叶神,我做的烤肉如何?”三千年后的喻文州问。
END.

热度 42
时间 2016.04.26
评论(8)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