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之声01

邱乔

      人类音乐学习者邱非X吸血鬼乔一帆

      墙上是价值连城的画作,脚底是一寸一金的地毯。最重要的是,眼前是一架昂贵无比的钢琴,据说它出自精灵之手。

    邱非的手在抖。

      “没关系,只是个普通的宴会。“来自之前乐团的代理团长笑眯眯地说,”你肯定没问题的。“

       好吧,普通宴会,准确的说是吸血鬼开的普通宴会。请邱非去据说是因为宴会主人希望听一听人类音乐之都里最棒的音乐。

     难得这位宴会主人有此喜好,和多数人以为的不同,大部分吸血鬼其实不喜欢人类的音乐。以声波探测物体路径的吸血鬼,对音乐的喜爱十分独特。人类至今没能破解他们流传出的大部分乐谱。

     邱非倒不怕吸血鬼,只是对人类来说,吸血鬼宴会上血和香水混杂的气味实在太考验忍耐力。

    真的太难闻了。

   

    ”我们要尊重不同种族的喜好,“代理团长说,”我知道你讨厌什么。不过邱非,叶修都不在这儿了,你也少装腔作势扮清高了。“

   听到最后一句话里对叶修的讥讽语气,邱非差点没忍住揍人的冲动。

  必须静一静。

      年轻的钢琴师站起身,他音乐天才的名声在外,连吸血鬼里一些对人类好奇的家伙也听过他的名字,一路走来礼貌地拒绝了好几个搭讪的吸血鬼(他忍住了捂住脖子的冲动)。

    “你还好吗?”有人扶起呼吸困难的邱非。

     邱非艰难地抬了抬眼皮,“谢谢……我没事。”视野里出现的是个少年人。他有着一头看上去很柔软的褐色短发,明明有一双吸血鬼特有的赤色眼睛却显得温和乖巧,像只无害的家养动物。

      少年略一沉吟,指了一个方向,“那边的风景不错,喜欢冻饮的血族都在那儿。”

      冻饮是没有血腥味的,而且那个方向正是阳台,人少空气也流畅,对于快闷死的邱非来说简直是天堂。

     邱非发自内心感谢这个少年模样的吸血鬼。

    当然,“少年”可能不太准确,大部分吸血鬼的外表很可能只是一种欺骗。而眼前这位吸血鬼的年龄说不定比他祖父还大。

        这是邱非第一次遇到乔一帆。乔一帆知道他的名字,他却不知道乔一帆是谁。

     再次相见却是在很诡异的情况下。

      从钢琴名师家出来时已经是黄昏,他回想着新练习的乐谱,一时之间没太注意路。然后他踢到了一个东西。

      后来邱非回忆,他当时如果没有边想边走忘记看路,很可能在见到前方的血迹时绕道而行。养父吴雪峰勋爵给他留下的是数额足够他成年的财产,而不是和爵位相对应的权力,这造成他谨慎的个性——尤其是生活在这个混乱的城市,他还没有能力去招惹事情。

        他踢到的是一只黑色的猫。

      黑猫只有胸口一团毛是白色,但是这团白色染了血。刺鼻的血腥味让邱非皱了皱眉。黑猫被踢到后不但没有离开他,反而绕着他的腿蹭了蹭,尾巴也卷起来。

        拜托,拜托一下——邱非惊讶于自己能懂黑猫的意思。

       鬼使神差的,他跟着黑猫绕过几条街,一路到了城郊附近的墓地。然后他在墓碑从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那天宴会上的那个吸血鬼。

       吸血鬼转身,对他礼貌地点点头,看到黑猫的时候惊讶地低声喊道:“灰月?”

       黑猫“喵喵”地叫着,一边迈着轻柔的小步子过去,叫声里透着撒娇的意味,连声音末尾都像打着的卷儿,那娇俏的劲儿让邱非听了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把你卷进来真的特别抱歉。灰月它也是为了我……”吸血鬼叹了口气,抱起撒娇的黑猫,手在它胸口一拂抹去血迹,对邱非语带歉意地解释,“它觉得我需要乐师。”

       “乐师?”邱非不解,他看他腕上那串昂贵的手链,不像请不起乐师的样子。

       “嗯,就是乐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乔一帆。”吸血鬼苍白的脸上意外浮起一丝红晕,似乎为自己的失礼而不好意思,“我以前跟灰月说过想找你演奏音乐,它可能就记住了。”

         吸血鬼需要音乐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纯粹的欣赏趣味,另一种是安抚。后者往往是其他种族转化成吸血鬼的时候需要的安抚。

     原来他还不是吸血鬼吗?邱非看向乔一帆:乔一帆的袖口扣得整整齐齐,安静乖巧的像是城里常见的好学生。然而他流动着赤色的眼睛却在提醒邱非,他真的是一个吸血鬼,至少马上就是了。

       邱非没有说话,他知道对方还有下文。

      果然,乔一帆说完后又补充道:“我准备的酬劳是精灵王庭收藏的乐谱,以及储存了奥托帝国音乐的水晶。”

    简直是让人(尤其是邱非这样学习音乐的人)无法拒绝的酬劳。

     但是……

   “为什么会找我?”邱非问。

     这个城市有太多出色的乐师,能演奏出满足吸血鬼需求的音乐家也不少,但是为什么会找上他?

    他还有个疑问没问出:那只猫和血到底是怎么回事?

        乔一帆脸上现出困惑,好像在他看来找邱非这件事是非常理所当然的,以至于被问到为什么时而无法回答上来。

  “好吧,我接受你的雇佣,能告诉我具体的要求和时间地点吗?”邱非也不再纠结这问题,干脆地答应下来。反正他不觉得自己现在有什么其他的利用价值,而乔一帆这类需要音乐抚慰转化的吸血鬼都是吸血鬼里的贵族,也不会盯上他的血。

     不知道是不是他错觉,他感觉乔一帆的站姿放松了不少。

    “你能接受真是太好了!关于时间和地点……嗯,我想晚上把协议书寄给你看看?现在才下午五点,谈事情有点太早了。”乔一帆说着略不好意思地咳了咳(按照吸血鬼的作息时间来说,他算是熬夜了),“还有,如果看了还觉得不满意我们可以再商量,要是你不愿意也可以拒绝。”

      惊讶于乔一帆的一本正经,因为邱非印象里,吸血鬼大部分都很随性,这种事情往往只用口头说好而少有签署纸面的条约。

       尽管心底惊讶,邱非还是点头,和乔一帆又说了点事情(“可以不用蝙蝠送信吗?我家的猫怕蝙蝠。”“是吗?那我让灰月送信,你别看它这样,它送信特别可靠哦。”),接着不知道怎么交流起了养猫的心得,称呼也从客气的喊法变成了“邱非”“一帆”。

      在两人互道再见之前,邱非忽然问道:“虽然很冒昧,可是能不能问一下,我和一帆……以前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tbc

热度 25
时间 2015.08.14
评论(12)
热度(25)